早教要开启和奠基孩子的终身幸福
【发表时间】: 2017-01-08
【导读】: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人们更加关注早教。日前,以“开启和奠基孩子的终身幸福”为主题的中韩幸福早教论坛在成都举办,提出了“幸福早教”的概念。然而,究竟什么样的早教才是好的?孩子的幸福是什么?“幸福早教”的价值取向是什么?带着这些问题,中国教育报记者采访了中韩幸福早教论坛中方首席专家、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孟万金和幸福早教联合创始人、北京科技大学教授官群。

  日前,河北省昌黎县第六小学琢玉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在户外快乐地游戏。本报记者 张学军 摄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人们更加关注早教。日前,以“开启和奠基孩子的终身幸福”为主题的中韩幸福早教论坛在成都举办,提出了“幸福早教”的概念。然而,究竟什么样的早教才是好的?孩子的幸福是什么?“幸福早教”的价值取向是什么?带着这些问题,中国教育报记者采访了中韩幸福早教论坛中方首席专家、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孟万金和幸福早教联合创始人、北京科技大学教授官群。

  健康快乐成长是孩子幸福的精髓

  记者:现在早教领域以智力开发为名目的各种天才班、特长班层出不穷,提前抢跑、拔苗助长现象普遍,导致孩子的童年不幸福,您觉得出现这种急功近利倾向的原因是什么?

  官群:抛却商业利益不谈,主要原因是不懂得婴幼儿发育发展的整体性、连续性规律,只重视智力因素,不重视非智力因素。还有就是一些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心切。

  孟万金:根本原因应该还是缺少长远的幸福目标和眼下的幸福主线。人们常说,不要输在起跑线上,殊不知,如果没有明确的幸福目标和幸福主线,很有可能起跑就已经输了,更别说抢跑了。目前的各种培训班、特色项目,从各自角度看可能各有其理,也各有其效。但从人的全面发展高度和终身幸福深度来看,这些单方面的开发和短期目标的实现,很有可能违背了儿童发展的整体性规律,以牺牲其他方面的隐性发展为代价,不仅得不偿失,还有可能导致畸形发展。如果提前抢跑或拔苗助长,更是违背了成熟的自然规律,影响身心发育和身心健康;如果只顾孩子学会多少东西,而不顾孩子兴趣、自主性和内心体验是否快乐,那就更是舍本逐末。这些都会给孩子终身幸福埋下隐患。

  记者:本次论坛发表了“幸福早教计划”,您代表中方发表了主旨演讲,能简要介绍一下“幸福早教”的内涵吗?

  孟万金:我在会上讲的“幸福早教计划:开启和奠基孩子的终身幸福”,其实是官群教授主持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我主持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两个项目取得的共同研究成果。简单地说,幸福早教计划包括9个要点:一是从国家战略高度重视早教。二是构建中国特色世界视野幸福早教新体系是历史使命。三是把让每个孩子得到最优发展作为指导方针。四是以幸福是人类社会的共同追求、最终追求作为思想基础。五是以每个孩子出生就是乐学天才作为核心理念。六是以幸福是早教的最大质量作为基本纲领。七是开发“五位一体”多元智能游戏生态系统课程。八是以为每个孩子提供适合的教育作为实践原则。九是采取线上线下立体化服务网络的推广模式。

  记者:幸福是人类社会的共同追求和最终追求,那么在早教领域,我们怎么理解“幸福”,儿童的幸福是什么?

  孟万金:健康快乐成长是孩子幸福的精髓。健康包括身心两方面,快乐是心理的愉悦体验,成长就是身心的全面发育发展,包括智力与非智力、情绪情感、意志、个性、人格等各个方面在最近发展区内的和谐发展。这一精髓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幸福观的本质,即“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自由”,就是要尊重孩子的天性、主动性,不能强迫,更不能剥夺孩子活动的自由权、自主性,尽可能让孩子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父母和养育者以及教师注意关爱和有质量的陪伴,保证自主活动是孩子快乐的源泉;“全面”就是上面讲到的不能用单项取代整体,不能用眼前取代长远;“发展”就是上面讲的成长。

  幸福是早教的最大质量

  记者:您提出“幸福是早教的最大质量”,幸福观对早期教育如此重要吗?

  孟万金:“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越来越被现代科学尤其是脑科学研究所证实。生命早期的心理成分能否形成幸福倾向或特点可以预测或影响人一生的幸福。比如,习性学家认为,人际关系维度的幸福感在3岁前就已经奠定基础了。反之,不幸的早教也会导致不幸的一生。

  官群:从化解人生的危机来看,埃里克森提出人一生面临8个危机,每个危机都必须顺利解决才能成功过渡到下一个危机。这从反面揭示出幸福人生必须化解和度过的难关。人生最早危机是0-1岁,主要是基本信任对基本不信任;1-3岁,主要是自主对羞耻(疑虑);3-6岁,主要是主动对内疚。在整个人生8个危机期,0-6岁就占了3个,并且是最基础的3个。可见,只有化解早期危机才能预防和化解以后危机,才能为幸福扫平障碍。

  记者:我们都在强调为每个孩子提供适合的教育,您提出的“具身—协同论”,认为人的认知是被身体及其活动方式塑造出来的,具体该怎么理解儿童是怎样学习的?

  官群:“具身”就是通过婴幼儿身体发展、动作发展及其与环境的相互作用诱发和带动学习。比如,孩子最初习得的单词,要么是经常摆弄的物体,如:球、鞋,要么是喜欢移动的物体,如:玩具汽车、火车,要么是熟悉动作的指代,如:跑、吃。总之,孩子语言初期说得最多的是他已经通过自己身体的感觉运动活动理解了的内容。而现实中的语言早教有小学化、成人化倾向,一些固定模式的教材很难联系婴幼儿身体动作和实际生活环境,更难产生触景生情的语言学习效果。

  “协同”指身体动作与环境的相互作用,也指大脑内知识之间相互作用,进而产生新东西的“自组织”功能,如在习得了一定量的词汇后,孩子会自动冒出成人没有教过的成人式语言,这就是“自组织”功能产生的语言创造性。其他学习机理也类似。“具身—协同”有利于因材施教。

  远离生活的早教是“离身”的灌输

  记者:杜威认为,“课程最大流弊是与儿童生活不相沟通”,您很赞同这一观点,认为幸福早教理念下的课程应突出具身优势和协同效应,能具体谈谈您的理解吗?

  孟万金:生活即教育,教育即生活。古代早教主张“教之以事”,把教育同儿童的日常生活结合起来,指出儿童启蒙之学,从穿衣戴帽开始,然后是言行举止、扫洒清洁、读书写字,以及各种杂事。根据经典条件反射理论,婴幼儿的学习要从吃喝拉撒睡最基本的生物需要入手。这样,身体动作及其与生活环境的相互作用为发挥具身优势和协同效应提供了便利;而远离生活的早教实质就是“离身”的灌输,不但低效还会让孩子厌学。

  官群:还是以语言习得为例,孩子在18-24个月之间是词汇爆炸期,这些新词主要通过“指认-命名”习得,即主要通过用手指获得成人的命名来习得词汇。而现实中的语言早教往往编一套与儿童生活相距甚远甚至不相干的识字教材,如有的看图识字本,将火箭、大炮等不常见的东西教孩子认读,而孩子天天接触的水果、蔬菜、穿戴、家具等各种身边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却被束之高阁。

  记者:对于早教工作者而言,包括幼儿教师和家长,幸福早教的理念和实践原则对他们有何帮助?

  孟万金:最大的帮助就是主观上认识到,早教的最高境界不是让孩子学到了多少东西,而是让孩子体验了多少欢乐,为孩子终身幸福用过多少心思。而客观上要努力做到用情关爱和用心陪伴,让孩子得到最优发展,与孩子一起健康快乐成长,共享幸福时光。

  具体来讲,第一,父母是孩子幸福的第一责任人,家庭是孩子幸福的发源地,所以,父母的关爱和陪伴是必不可少的,至少每人每天拿出一小时用于亲子互动。第二,快乐是第一要务,孩子不愿意做的事一定不要强迫,即便挫折教育也要审慎设计。第三,自主尝试探索是孩子发展的天性,有时“破坏”也是为了“创造”,家长和教师的职责是保证安全,鼓励而不是干涉或取代,更不要轻易责罚。第四,有意安排混龄儿童一起活动,能产生“最近发展区”和“学习支架”的奇效。第五,游戏和活动要兼顾科学性和艺术性,尤其要给儿童留下自由活动的时空,当孩子入神活动时,最好不要打扰。第六,生活本身和大自然都是唾手可得的活课程,引领孩子多走、多看、多听、多接触、多交流、多比较、多质疑、多记忆、多联想,都是无需刻意创设的生动课堂。第七,固定教材固定套路的早教模式往往抹杀个性,所以特定情境下即时生成的“活课程”才有润物细无声的妙用。第八,激励是必需的,但要强化过程,淡化结果,责罚要慎用。

  链接

  中韩幸福早教论坛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和韩国儿童保育与教育研究院日前在成都联合主办,大会首先分享了联合国第八任秘书长潘基文2015年世界幸福日致辞,宣读了“国际幸福早教宣言”倡议,并为国内首家幸福早教实验区成都“龙泉驿区”授牌。中国教科院教授孟万金代表中方作了“幸福早教计划”的主旨演讲,韩国儿童保育与教育研究院院长禹南姬博士代表韩方作了题为“韩国幸福早教的政策与实践”的主旨演讲。大会增进了幸福早教的国际共识。(本报记者 纪秀君)

  《中国教育报》2017年1月8日第1版